澳大利亚:寻找一种新生活方式

发布日期:2019-09-30 09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经过几十年高速发展,“越来越大”“越来越强”成为民众对城市的普遍认知。事实上,全球范围内,不少城市已出现“收缩”现象,我国也不例外。

  “收缩城市”的概念,最早由国外学者提出,用以指代受去工业化、郊区化、老龄化等因素影响而出现的城市人口流失、局部地区空心化等现象。

  今年早些时候,国家发展改革委在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中就提到了“收缩型中小城市”的说法,“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,转变惯性的增量规划思维,严控增量、盘活存量,引导人口和公共资源向城区集中”。

  “收缩城市”在国外出现得更早,发达国家在应对这一变化的过程中,积累了哪些经验,走过哪些弯路?这些经验与教训对当下中国而言,无疑具有借鉴意义。“无法而法”是石涛对绘画法则的根本看法。平码绝密公,《半月谈内部版》从本期开始,将连载多篇文章,以飨读者。

  在澳大利亚,采矿是个重要行业。一百多年来,不少矿山资源枯竭,很多人离开了,也有的留了下来……然而,不论如何选择,他们都在寻找一种新的生活方式。

  位于南澳大利亚州首府阿德莱德的澳大利亚国家铁路博物馆举办的“旧日车站幽灵”图片展,通过100多张照片,让参观者了解那些曾经繁忙但如今已被废弃的火车站。

  据策展人埃米丽·柯林斯介绍,那些已经消失的车站,是澳大利亚发展变化的缩影,其中一些曾经伴着采矿而生,又由于矿山关闭而被废弃。

  其中最典型的,是南澳大利亚州东部的镭锭山车站。黑白照片上是一片原野,荒烟蔓草间的站台遗迹,让人想象着曾经的喧嚣。

  澳大利亚第一个铀矿,就是在那里被发现的。1906年到1961年之间,那里是采矿区,小镇上人口最多时有1100人。后来铀矿关闭,人们搬走了,那里成了一座空城。

  在澳大利亚,像镭锭山这样因矿而生的空城不在少数,在网上随手一搜就能找到不少诸如《澳大利亚十大“鬼镇”》这样的文章。

  维多利亚州有被废弃的金矿小镇卡西利斯和沃尔哈拉,北领地有淘金热时期留下的阿尔唐加,南澳大利亚州有法里纳,新南威尔士州有若阿贾和以银矿命名的锡尔弗顿,塔斯马尼亚州有运送矿石的港口小镇皮林格,西澳大利亚州有布罗德阿罗。

  19世纪50年代,巴拉瑞特因发现了金矿而轰动一时,被称为“新金山”,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前去淘金。

  当时,那里有金矿约200个,矿工人数最多时达到4万,其中四分之一来自中国。矿工带去了他们的家人在那里种菜、做生意,小镇逐渐发展起来了。

  到了20世纪初,采矿活动放缓,巴拉瑞特的发展进入衰退时期。一战后的大萧条,给巴拉瑞特带来很大打击,很多人失业。

  20世纪50年代,城市开始复苏。此后,巴拉瑞特着重发展旅游,1953年举办海棠节。到了70年代,金矿所在地疏芬山正式开放。英国查尔斯王子1974年访问巴拉瑞特,参观了疏芬山。

  目前,巴拉瑞特人口超过10万,是澳大利亚人口第三的内陆城市,经济支柱为服务业,包括旅游、酒店、零售等。每年,巴拉瑞特都吸引大约220万游客,旅游和酒店年收入约4.8亿澳元。疏芬山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户外博物馆之一,每年吸引游客50多万,旅游收入约4000万澳元。

  巴拉瑞特充分挖掘过去的历史文化资源。在那里,人们不但可以参观金矿博物馆,还能坐矿车下到矿井下面,听工作人员讲解金矿开采方面的知识。

  由于巴拉瑞特和中国的历史联系,那里旅游部门工作者中有不少华人,比如熔金表演者、矿车操作人员以及疏芬山市场与媒体部工作人员刘奕麟。

  据刘奕麟介绍,疏芬山金矿博物馆复原了当年中国矿工居住的一片帐篷营地。记者看到,每一顶小帐篷里有两张床,狭小的空间供两人居住,里面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——饭碗、煤油灯等,还有矿工供奉了家里的先人牌位。当时大部分中国矿工来自广东,他们的居住地附近还有一座关帝庙。

  巴拉瑞特还通过一系列文化活动纪念其历史,比如海棠节、遗产周和摇滚音乐节等。

  目前,巴拉瑞特金矿资源并未枯竭,仍有一个矿山在从事深层开采。巴拉瑞特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,尤其是风能,吸引了大量投资。此外,还有太阳能和水力发电,所有生产的电力都被送到国家电力市场。

  和巴拉瑞特情况相似的还有距离堪培拉一个多小时车程的扬镇。那里1860年同样发现了金矿,现在是远近闻名的“樱桃之都”,人口虽然只有大约1万,樱桃种植园却有30多个。每年的“樱桃节”“中国节”是当地的名片,规模越办越大。

  澳大利亚是移民国家,每年接收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。年轻的澳大利亚人,也愿意到悉尼、墨尔本等大城市发展和生活。媒体报道称,大约五分之二的澳大利亚人生活在悉尼和墨尔本。

  2018年下半年,澳大利亚拟定新政策,具体内容包括:5年内来到澳大利亚的新移民,不能在悉尼和墨尔本定居;政府会利用签证定居条款,让新移民到包括南澳大利亚州、北领地和塔斯马尼亚州在内的偏远地区定居,违反者或将直接影响永居和入籍。

  澳大利亚政府宣布,将通过新的措施引导新移民到中小城市定居:将新区域签证分配给特定地区的2.3万移民技术工人,他们在被批准获得永久居留权之前,要先在大城市之外的一些地区生活和工作3年;鼓励本地学生和国际留学生选择在大城市之外地区的高校学习。

  “我们希望城市的发展更加均衡。”澳大利亚民政部长艾伦·塔奇说,“悉尼和墨尔本的人口增长给基础设施带来巨大压力,并将拥堵推向创纪录的水平。与此同时,许多地区迫切需要更多人来满足技能方面的需求,促进当地经济发展。”

  事实上,移民确实对中小城市发展起到一定作用。扬镇不仅有中国餐馆,旅游部门工作人员也有华人,对推动当地旅游业发展很有帮助。

  “澳大利亚在考虑城市规划时,会把移民作为一个重要依据。”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副教授沈凯玲说,澳大利亚一些城市建设不讲求面面俱到,而是专注于自己的定位。“西方城市设计基于‘社区’概念,事实上是在公路交通基础上建立城市网络。”她说,“给我们的启示是,城市的专业化分工越来越精细,人才也分高端和低端,有不同种类,需要配合起来。”